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

【坏女孩与富贵猫 】

发布日期:2018-05-01  来源:  阅读:加载中

本帖最后由 happygood420 于  编辑 

  深夜,西贡清水湾道车辆稀少,寂静如鬼域。

  两个二十余岁少女每人手持一罐啤酒,边喝边走路,踢地上的石子空罐,不时引来路旁高尚住宅的狗吠。

  其中一个叫彭美拉,二十岁,瓜子脸大眼睛,带着挑战的眼神,另一个是左明艳,二十三岁,圆脸,身材丰满,有一对美丽的凤眼,却带着恶意的微笑,好像全世界都是她的敌人﹗她们在一个村子的朋友家输光了钱,连搭巴士(公共汽车)也无能为力,况且巴士也已停驶了,若步行出市区,恐怕要几小时。

  有一辆空的士(计程车)经过,两少女大力扬手,司机见她们的醉态和打扮,不顾而去,彭美拉踢脚大骂,在地上拾起一个玻璃樽作状攻击,但没有办法。

  两人决定截顺风车,但为了安全,左明艳打开手袋,看见里面有一把生果刀,满意地微笑。

  在十分钟内有三辆私家车经过,皆没停下。

  两人同时解了两粒衫钮,露出乳沟。

  又一辆车驶来,是红色开蓬跑车。

  她们摇动四只手。

  跑车停下,一个商人模样的四十岁男子,看了一眼她们醉红的脸和雪白的乳沟,问什麽事﹖彭美拉说截不到的士,求他送她们出市区。

  司机下车,走人草丛中小便,两女郎看见跑车内有一钱包,互相打眼色,彭美拉扬一下手上玻璃樽,藏於背後,左明艳伸手入手袋内,握住小刀。

  男子回来,请她们上车。

  跑车行了两三分钟,左明艳见前面有一个露天停车场,说要小便,汽入驶入了停车场,刚停下时,彭美拉不由分说以破璃樽狂敲司机头部,樽破而他却没流血,只叫了一声,左明艳马上以刀指向他的颈,扬言打劫。

  司机合作而镇定问:“你们想要钱而已,我可以给你一千几百,何必用酒樽打我的头,又用刀指着我﹖”

  “麻甩佬(臭男人)﹗快点拿钱出来噢,阿姐这把刀不是塑胶做的,信不信我会割开你的肚子﹖”

  司机马上反抗,右手抓住她握刀的手,高举穿过他的头一拉,左手劈向她手腕,刀已脱手,轻易将左明艳制服,彭美拉逃想走又不甘心,威胁司机大叫非礼。

  他按下身旁一个录音机,有左明艳刚才打劫威胁的话,她们大惊失色,求饶。

  那人一言不发,载两少女去他家中。

  那是两层高的住宅,进入屋内时,他先将录音带和刀锁入夹万,再谈条件:若想要回刀子和录音带,两个人要和他做爱,一个先做,另一个三天後再来。

  “我们虽然穷,都有阿妈生的,不是妓女哦﹗”彭美拉破口大骂。

  但是,她们商量了一会,还是屈服了。

  她们虽是坏女孩,在威胁下与人上床,总是不服,所以咬牙切齿,别有一番美态,他更冲动了,他留下彭美拉在客厅,拉左明艳入房。

  中年男子脱去衣服,左明艳也装腔作势,表示天不怕地不怕,自己脱光了衣服。

  她已有四、五成醉,脸红似火烧,分外娇艳,连雪白的皮肤也因酒精的影响而白里透红了,她有一对大竹笋奶,傲然挺立,迷人的电眼却充满了敌意。

  他的是非根虽然粗大,但她仍嘲笑道:“你就只有那麽小吗﹖我的男朋友要比你大一倍﹗”

  可是,当他走近她时,左明艳却两手掩胸。

  中年人一只手抓向她的下体,急得她以一只手掩向下身,他却大力握住一只奶,热力十足而弹力惊人﹗他吻向女郎的嘴,她以另一只手挡住,另一只豪乳又被他抓住了,女郎尖叫,男子大力拉握乳房至床边躺下,少女便压伏在他身上,他捉住左明艳打她的双颊,两脚交缠她的脚,口啜女郎的奶。

  初时她极力挣扎,但一分钟後,乳蒂被吸吮得硬了,手也有点软了。

  他突然放了手,大力抓她的腰,女郎像触电一样全身弹起,一对又红又白的大肉弹狂跳了几下,他又再抓第二下、第三下,逐渐加快,使她不停弹跳,豪乳疯狂挣扎,也使她产生了低叫叹息。

  在她弹起又落下之间,他的阳具磨擦了她的小洞,逐渐使她不能忍受了。

  突然,他手握阳具塞入女郎的洞口,左明艳愤怒挣扎大叫,却被他力按屁股,她怪叫一声,已被他占有了。

  她恶笑的嘴表示不屈服,大力挣扎,却反而加深性器的磨擦,再加上他不时两手大力抓她的腰,又以适当的力度握摸她的豪乳,她愤怒的眼变得柔和了,真正变成电眼美人了。

  而她的嘴露出痛苦而又似享受的呻吟低叫,终於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般,扭动腰肢、抛动竹笋奶,呻吟叹息着,紧张地扯住他的头发,和他狂吻,在热吻的一刹那,男子两手力握住一对竹笋奶发力,使她痛得上身乱摇,却又摇不动,她有窒息之感,又被他狂吻住。

  她只能下身狂动了,屁股左右移动,而他也发泄了,脚缠紧她的腿,直至完毕。

  左明艳走出房,和彭美拉恨恨地离去。

  中年男子给她们二百元搭的士,吩咐彭美拉三天後晚上再来,否则报警,因他已影印了她们的身份证了。

  坐上的士时,左明艳笑了,笑得更不怀好意了。

  “我一定要报仇﹗”她说。

  第二天,两女郎相约外出,商量应付之计,彭美拉想不去,她认为那人未必敢去报警,左明艳却不同意,认为不能忍受那些屈辱,她们打电话叫一个男友出来,他二十余岁,是个车房技工,绰号大傻。

  经过反覆商量,三个人决定在彭美拉赴约时,由大傻爬上露台,开门给左明艳,再入房,由她拍下那男人强奸彭美拉的照片,大傻持木棍防他反抗。

  成功之後不但可以取回刀和录音带,更可以敲他一笔钱。

  深夜,两女一男搭的士去到目的地,由彭美拉按门钤,另两人躲起来。

  四十岁的富贵猫商人身穿睡袍开门,迎接她入去,关好门,带她上二楼房内,关上门,一言不发脱去衣服,又脱光了彭美拉,她虽然憎恨牠,但胸有成竹,诈作顺从。

  商人拉她走近床,躺下点上雪茄,下身的高射炮早已装满火药,蓄势待发,彭美拉假装撤娇,扭动水蛇腰走近房门,乘他不觉开了门,虚掩着。

  富贵猫想吃野味,急不及待追上前,她却以为被看见,不免慌张。

  他坐在沙发上,将她拉近,按跪地上,以火棒塞入她口中大力推进搅动,彭美拉为了掩饰,只好落力吹奏笛子。

  他一边挥军前进、一边两双手大力摘她身上的蜜桃,捏得她咿哗鬼叫,彭美拉不甘受辱,推开他,风情万种摆动水蛇腰游近床,仰躺成一个大字。

  富贵猫走近,看见她雪白的全身和美腿,漆黑的秀发和眼珠,胸前两座碗型大山,两只手按下去,早已十分冲动,压到她身上。

  她半惊、半羞、半怒,频频望向房门,仍未见同伴前来,十分着急﹗富贵猫摸揉挖洞吻朱唇,大火炮向她攻击了两三下,因没淫水而失败了,彭美拉乘机要他慢慢调情。

  他起来,说点雪茄,走近桌子,背向她,将秘密武器,即一杯花生油拿住,将整支大炮伸入油中,变得其滑无比,再扑到坏女孩身上,两手托起她的屁股,只一下,就将阳具挺进她阴道之内。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【我与我的朋友们 】 下一篇:【班长家的康乐活动】